网上销售处方药引争论 专家:不宜“一刀切”


?

法律日报2019年8月15日11: 16

A-A +

erweimashouji.png

扫一扫手机

我想分享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

法制日报北京时间8月14日(记者侯建斌)今年4月,“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修订草案建议,药品许可证持有者和药品经营企业不得通过第三方药品网销售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

款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人认为在线医疗诊断正在变得越来越成熟,在线处方药不应该被完全阻止。其他人认为,允许在线销售处方药是普通人方便的必要措施,但有必要列出负面清单,麻醉等药物可以禁止在网上平台上销售。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改进电子处方和电子签名,大数据跟踪和其他信息手段,呼吁在线药店运营处方药。

按照惯例,“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将提交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和表决。

在线处方药会去哪里? 8月14日,法制日报在北京召开了关于网上处方药监管的专题研讨会,并邀请业内专家和学者讨论如何在互联网上规范处方药,并积极提出意见和建议。

在线处方药存在安全隐患

近年来,在线药品购买越来越受欢迎。

据媒体报道,2018年,阿里健康平台营业额达到400亿元,平安医生平台营业额达到30亿元。京东此前曾透露其京东药业过去三年的药品复合年增长率超过300%。

显然,网上药品销售确实方便患者,满足社会需求,药品供应打破了地域限制和医生的药物限制,可以促进医药行业的运作和发展。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虽然在线药品销售带来了便利,但也有许多不受管制的销售行为:处方药可以不经处方购买,处方药也可以用于“全面减少”。

中国非处方药销售协会市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马光磊指出,药品不是普通家居用品,直接关系到人民的生命和健康。在线处方药必须谨慎对待。

北京华为律师事务所主任郑学谦表示,尽管在线处方药为很多人提供了便利,但目前的情况是,主要的药品销售网站在网上销售处方药时都有审查关系,即使没有医生的处方。批准后,对于没有医学知识的普通患者,药物安全性存在巨大的隐患。

为什么在线处方药仍然很受欢迎?原因在于,一方面,市场需要,药房必须经营,另一方面,患者也需要它。

需要尽快引入在线药品销售管理方法

在研讨会上,专家普遍认为,对于在线处方药来说,“一刀切”并不合适。

但是,您如何规范处方药的在线销售?

郑学谦建议,一方面要完善相关立法,“药品管理法”修订后,应尽快推出药品管理办法的网上销售,使药品生产企业,销售商,医院和其他科目有法律可循。另一方面,引入相关技术规范,制定技术标准,明确在线药品销售流程,在线审核和在线销售目录。

在马光磊看来,有必要加强顶层设计。例如,有必要明确界定药品生产者,经营者和在线销售平台等主体,并进一步明确政府应承担哪些责任以及如何保护在线销售的药品的安全性。

“负责任的销售是基本逻辑。打破这种逻辑,药物安全无法讨论。因此,解决网上处方药安全的核心是解决利益管理问题。“马光磊说,全国很多省份都提出要建立一个省。水平处方流平台,这些都是很好的探索。

马光磊还提醒说,网上处方药无法解决药品价格等医疗改革领域的所有问题,其主要任务是解决医疗问题。为此,在顶层设计中,我们必须考虑三重医疗联系问题(健康改革,卫生体制改革和药物分配制度改革)。

此外,马光磊还提议加强对在线药品销售过程的监管。 A类非处方药的销售必须有执照药剂师询问消费者,提供药品服务,指导患者自我诊断,指导患者科学合理地使用非处方药,并在线销售处方药。持牌药剂师必须提供网上药房服务,检讨处方,指导安全合理使用处方药,建立药物记录,进行药物不良反应的监测和报告,并开展药物再评价研究。

关于是否开设网上处方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全球法律评论杂志副主编志振峰的态度是:“不要杀死所有人卡片,它们也不能无原则,并且有一套科学。监管框架。“

“在线销售处方药,实质上,我们必须处理几种平衡。”志振峰认为,首先是药物安全与药物便利之间的平衡。无论您去医院,药房还是在线购买药品,实际上都是方便与安全之间的矛盾。其次是不同商业实体的利益平衡。如果有在线零售药物,可能涉及现有利益模式的变化,特别是在线处方药,这是对现有药品零售结构的重大调整和影响,应进一步考虑。

款提出立法建议,即“药品许可证持有者和制药公司不应通过第三方药品网销售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研究所副院长赵鹏表示:“从本文的内容来看,起草人并未禁止在线销售处方药,而是试图禁止第三方平台从出售这种交易模式。“

201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明确规定“药剂师,医疗机构和制药公司经审查后,在互联网上发布的常见病和慢性病的处方可以委托合格的第三方机构进行交付”。

件地释放处方药网络销售来支持在线药品销售行业的推广,从而提高整个药品零售业的效率。

尽管如此,赵鹏并不承认这种侧重于限制特定商业模式的立法方法。他认为,法律应着重于其保护实质性监管规范的意图的核心价值观。只要经营者能够满足这些实质性要求,选择哪种业务或交易模式应该是他们的自由,法律就不应该干涉。

以处方药的网上销售为例,赵鹏指出,法律应注意如何保护消费者的药物安全,并要求处方药的销售必须以真实有效的处方为基础。同时,对于某些特殊药物,它们也应该用于仓储和分发。相应的要求。 “法律规定了明确的规范,监管机构投入监管资源并严格执法,以确保合规。”赵鹏说。

为此,赵鹏建议立法机关调整当前的思路,避免歧视某些商业模式。 “回归问题的实质,思考如何落实运营商合规管理的义务,如何赋予监管部门有效的监管手段,加强监管职责的落实,进而为规范发展创造良好的规律。药品网络销售和物流配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