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利浦中国张唯:长远来看中国介入市场将会快速发展




界面新闻

记者|金淼

8月17日,飞利浦中国影像引导治疗事业部(IGT)总经理张伟在“5G时代健康中国建设”峰会论坛上表示,随着5G的发展,动态影像可以实时传输,专家可以远程建立环境。医生会给予指导,这将极大地促进干预领域的发展。

图像引导治疗是指通过提供可视化图像来实施微创手术,该图像帮助临床医生将导管输送到患者体内的目标部位。

今年1月,飞利浦重新调整了业务结构,重点关注“医疗保健”,包括健康生活,精确诊断,介入治疗和互联互通。在随后的2018年度报告中,诊断和治疗业务是飞利浦创收最多的业务部门,收入为72.45亿欧元,比上一年增长5.1%。与此同时,图像引导治疗业务(IGT)贡献了两个数字位数的增加。

自2017年以来,飞利浦一直在通过多次合并和收购进行合并,希望通过结合硬件,软件和服务的集成解决方案来满足医生和患者的需求。围绕IGT的一系列合并和收购也帮助飞利浦逐渐从设备和硬件制造商转变为疾病周期解决方案提供商。

在“5G时代健康中国建设”高峰论坛上,飞利浦中国IGT业务总经理张伟的界面新闻采访首次采访了飞利浦IGT布局和中国市场预测。

界面新闻:在IGT领域,飞利浦已经收购了Volcano用于诊断冠状动脉和外周动脉导管,开发了Spectranetics,用于开发心脏和外周血管疾病的血管介入和电极丝管理解决方案,并专注于外周血管。 CardioProlific Inc是一家治疗导管导管插入术的公司,EPD是一家心脏成像和导航系统制造商。业内人士表示,已经制定了从成像到导管和导丝的飞利浦目前心血管产品的收购,只留下没有布局的支架。飞利浦如何考虑这一系列的兼并和收购?

张伟:飞利浦希望为医生和患者提供更高效,更有效的解决方案,降低医疗成本。为了更好地实现我们的目标,我们为医院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不仅限于医疗设备。近年来,我们已经收购了Vocalno,Spectranetics,CardioProlific Inc和EPD等公司,其他公司的目标是提供一揽子服务。

目前,中国正在推进胸痛中心和中风中心。飞利浦希望为“双中心”提供一揽子医疗服务,包括设备和临床信息管理,从救护车到急诊室,诊疗室到最终康复。整个解决方案的过程。

正如问题所述,飞利浦现在除了耗材外还有布局。从长远来看,飞利浦希望为“双中心”带来全面的解决方案,包括设备和治疗。

界面新闻:飞利浦为中国市场推出了“心血管解决方案”,包括为中国双中心量身定制的信息解决方案。目前,飞利浦在中国的全系列解决方案是什么?

张伟:在中风中心,飞利浦和上海长海医院合作并正在开发相应的解决方案,从进入救护车的病人,到医院到CT诊断室,再到导管室进行治疗。该过程的优化缩短了D2N(到医院到溶栓时间)的过程,从原来的2小时缩短到60分钟,因为这个时间是治疗中风患者的黄金时间,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间,即使最后的血管再次出现,很难恢复。

目前,长海医院卒中中心已经缩短到不到25分钟,建立了系统的“绿色通道”管理模式,从救护车开始,通知急诊科,急诊,ct诊断,CT再到导管室进行治疗。优化此路径以减少时间。

除胸痛中心外,我们还与中国心血管联盟合作,根据美国心脏病学会(ACC)临床管理系统进行本地化。美国心脏病学会有一套标准。患者入院后应该怎么办?如何规范临床操作,部门协作和医疗路径管理,最后形成报告?报告生成后,将直接向胸痛中心管理系统报告。飞利浦目前正与中国心血管联盟合作,与ACC合作开发本地化研发。希望通过大数据统计,对中国心血管病患者的发病率,类型,治疗和预后进行大量数据分析。入院后新患者接受治疗非常重要。

飞利浦希望为医院,特别是双中心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这个整体解决方案不仅包括血管机和其他治疗设备,还包括超声设备,监护仪,信息解决方案等。这是飞利浦对客户需求的关注。新概念。

界面新闻:IGT业务在像飞利浦这样以诊断设备开始的公司中扮演什么角色?

张伟:飞利浦拥有丰富的诊断成像设备,包括超声,CT,MR,PET/CT等,我在治疗部门的指导下。干预“保健”过程是一项重要的治疗方法,其微创,住院时间短,恢复快等优点,应用越来越广泛。

IGT在整个计划中起着相对核心的作用,在准确诊断后,有必要跟上相应的治疗方法。治疗后,到患者后期在医院进行观察和康复,然后在出院后对患者进行长期护理,IGT是一种日益流行的治疗方法,并且是整个产业链的核心。

界面新闻:作为国内介入治疗市场的最大分享者,飞利浦是您如何看待未来几年国内干预市场的未来发展。

张伟:如果我们比较国内和美国,美国人口是我们的四分之一。从目前的血管机状态来看,家用血管机的数量是美国的四分之一。差距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经济,可以买多少个血管机,另一个是有医生可以操作血管机。十年前,在中国经营血管机的医生人数约为美国的十分之一。到目前为止,它可能接近美国的一半。

从长远来看,中国对市场的干预必须特别迅速。经济现在成了一个问题。问题是医生的培养。干预措施要求医生独立处理和操作。许多医生现在去其他地方体验。经过丰富的医院研究,然后回到自己的医院,如果你无法处理,你可以请三大医院的医生帮忙。

随着未来5G的发展,动态图像可以实时传输,专家可以远程指导,使基层医生更有信心,将大力推动干预的发展。

中国的参与才刚刚开始,而且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随着双重中心的发展,国家采购政策的放宽也使更多的医院需要购买血管机。如果有需求,合格的医生可以购买。

界面新闻:目前中国血管机的普及程度和着陆程度如何?

张伟:目前,各地区之间的分配不均衡。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京津冀,区级医院甚至县级医院都有血管机,有的还有几家。但是,西北和西南部分地区的三甲医院可以覆盖,但三家医院可能没有血管机。

由于经济上的限制,该国最早的血管机着陆位于放射科。干预的能力也标志着医院的水平和能力。一开始,每周都有医院,血管机,心脏科,周二的神经科和周四的血管医学科。

后来,随着国内心脏治疗领域的发展,心内科开始分别购买血管机,并逐渐发展成神经内科和肿瘤科。现在,也使用了胃肠病学和妇科学系。对于血管机,前景非常广阔。每个部门都有要求。

目前国内外的差距,一方面是熟练程度,可能是由于国内患者较多,医生较为精通,但研究较少。例如,如果您将支架放在国外,则需要进行非常准确的诊断,然后重新进行。如果您没有标准诊断,则无法进行。目前,国内支架治疗使用较多,而且仍然缺乏严格的标准约束和规范。

飞利浦获得的Vocalno对于通过血管内超声准确确定患者是否患有支架是必要的。该产品的推广还需要规范国内临床路径和相应的系统。飞利浦迫切希望推广这些创新产品的应用,以促进这一点,因为这可以通过准确的诊断降低医疗成本,并最终减少过度治疗。

界面新闻:飞利浦的国内和国外设备之间是否存在一定差距?

张伟:在飞利浦,我们的目标是加速将世界上最先进的创新技术引入中国市场。但是,由于产品注册需要一个过程,新产品将在中国上市,而不是欧洲和美国市场。我们在国内外列出的产品标准是相同的。不仅如此,我们还根据中国市场客户的需求提供一些“中国特色”解决方案,但创新标准是一致的。我们相信,随着未来注册流程的加快,我们将向中国推出更多世界上最先进的产品和解决方案。

界面新闻:飞利浦IGT在中国做了很多智能和数字创新。这是飞利浦的策略吗?

张伟:其中,我们在中国探索自己,我们有成熟的国外经验。例如,我们总是把AI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起点上,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需求,满足这部分需求,对患者和医生都有好处。

件已经到位,它已经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

主编:包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