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单放货纠纷下托运人的认定及举证责任的分配


转让自:最高法律司法案件研究所特别注:所有标有“来源”或“转自”的作品均转载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和原作者所有。共享的内容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并不代表这一观点。如果您有任何异议,请联系删除。

裁判钥匙

本案是由承运人根据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在目的港交付货物引起的争议。在案件提单中指明的托运人是根据外国买家的要求填写的公司。原告仅作为其代理人记录。此时,原告的身份必须按照《海商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确定,原告是交货托运人。对于正本提单的持有人,有权要求承运人承担因未经正本提单而向原告交付货物所造成的损失。承运人有义务为集装箱运输的货物运送整个集装箱。托运人证明空集装箱返回堆场进行再循环后,承运人应首先证明承运人交付货物。此时,承运人有证据表明货物尚未交付。责任,否则承担不利举证责任的法律后果,并承担无提单货物交付的举证责任。

案件编号:

青岛海事法院(2018年)鲁72民族第124号判决

01

情况下

原告:青岛东泰花生制品有限公司

被告:Transpac Container System Limited

原件告知:2017年5月31日,被告作为全套正本提单的承运人,编号为4352-0330-705.017,向原告提供34吨去皮花生,货物价值为67320美元。根据提单,所涉货物的托运人为原告,装货港为青岛港,卸货港为吉达港,集装箱号分别为CBHU3904425和CBHU5918330。容器跟踪记录显示案件中涉及的两个容器在到达目的港后解压缩并释放。原告仍持有上述货物的全套正本提单。涉案货物的承运人是被告。被告作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注册的无船承运人,有法律义务保管货物并按正本提单交付货物。如果货物在没有账单的情况下被释放,被告应对原告作为承运人负责。向法院提出了以下诉讼请求:(1)被告被要求赔偿原告第4352-0330-705.017号提单下的货物价值损失,金额为673,200美元(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美元相当于6.5079美元。人民币汇率相当于人民币438,111.83元,原告于2017年7月20日至实际支付日的利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美元存款利率支付; (2)被告被责令承担案件的责任。所有诉讼费用。

被告辩称,原告的请愿应依法予以驳回。具体原因:(1)原告不是涉案人员。在海运货物运输合同的情况下,原告未能证明与被告的合同关系。原告不是托运人,对案件没有兴趣。起诉应该被驳回; (2)在保留上述辩护意见的前提下,被告认为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货物未经账单解除,未能证明其损失。被告收集,整理并公证了目的港的相关证据材料。事实是,本案中的原告有任何损失,被告是否应承担责任的关键事实; (3)即使被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也没有完成具体赔偿金额的举证责任;如果还未在审判结束前如果未证明损失金额,则应当承担不利后果,并予以驳回; (4)原告利息损失的计算标准不明。

青岛海事法院是通过审判找到的:

2017年5月,原告将一批货物交给德讯(中国)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德迅)青岛分公司。收到货后,青岛德讯向被告出具货物。全套正本提单,提单号为4352-0330-705.017。提单说明货物的装运日期是2017年5月31日,船舶名称/航程是YM FOUNTAIN 132W,装货港是青岛港,卸货港是吉达港,交货方法是CY/CY,商品是去皮花生。 Ren,提单涉及两个20英尺的普通集装箱,每个集装箱包含850箱货物,对应于集装箱号CBHU3904425,CBHU5918330。提单和右下角均表示承运人为Blue Anchor Line,青岛德讯为签约代理,托运人代表SULEYMAN GIDA TEKS.VE SA N记录“青岛东泰花生制品有限公司”。TRN.TIC.TD .STI“,收货人是BASMA ALHOUTI TRADING EST的国家商业银行A/C,被通知方是BASMA AL-HOUTI TRADING EST,交付代理人是Dexon。

集装箱流通记录显示,提单下的两个集装箱于2017年6月24日抵达目的港,并于同年7月18日离开了码头。同年7月20日,集装箱归还。

所涉及的装箱单,发票和报关单,原告是生产和销售单位以及所涉货物的发货人,所涉货物的价值为67,320美元。以上价格是CNF吉达的价格。

审判期间,原告确认运费已支付给被告代理人德讯(中国)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被告确认收到所涉及的提单下的运费。原告仍持有一整套正本提单。

被告是在上海市交通委员会注册的无船承运人,具有无船承运人资格。提单格式下的蓝箱和被告登记的提单右下角是提单下的承运人。

02

裁判

青岛海事法院认为此案是对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争议。被告是一家香港公司。双方之间的争议不是基于正本提单。该案件发生在沙特阿拉伯。该案件涉及外国因素。双方在审判中援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当事人未提出法律申请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8(2)条的规定,法院裁定当事人对本案适用的法律作出了选择。因此,中华民国法律被用作本案争议审判的适用法律。

在这种情况下存在以下焦点问题:

1.原告与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

青岛德讯接受原告的货物,运输并运送,并代表被告为所涉货物签发全套正本提单。提单的承运人和右下角的承运人是蓝锚线,青岛德讯的右下角是代理人。提单,提单的格式与被告在上海市交通委员会登记的提单形式相同。如果被告是提单用户的格式,则被告是提单下货物的承运人。

在这种情况下,根据所涉货物的报关单,原告是所涉货物的生产单位和出口单位。同时,原告向被告的提单,德讯(中国)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青岛分公司的代理人发出预订,并支付相关运费。货物实际交付给被告进行运输,被告也在审判中证实了这一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42条所界定的“托运人”是指:1。我或委托他人以自己的名义与承运人签订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或委托他人的人; 2.我或委托他人使用我自己的人以名义或委托他人的方式,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与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有关。本案中的原告作为卖方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这明显符合中国海商法中第二类托运人的定义。因此,原告是中国海商法规定的托运人,被告对原告的抗辩不是托运人。支持原始被告与国际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之间存在合同关系。

2.被告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认为,被告有义务按正本提单交付货物。他现在持有所涉货物的全套正本提单,并要求被告赔偿货物的损失。被告承认所涉及的货物确实已在目的港拆开包装,但声称有必要在没有货物放行的情况下取得证据,并且在法院提供的证据期间未能提交任何证据。在这方面,法院认为,原告作为正本提单的持有人,已提供证据证明运载有关货物的集装箱已经返回堆场空箱并重新引入或转移;同时,涉案货物的交付方式为CY/CY,被告有整体交付箱子的义务,涉案货物已拆箱,被告违反了合同义务。基于以上两点,可以得出结论,原告最初证明了被告没有将货物作为承运人发行的事实。此时,在回应原告提供的表面证据时,被告应证明货物仍在其控制之下。否则,应当承担证明的不利后果,并对未交付货物造成的损失承担责任。在这种情况下,被告没有提交证据证明货物仍在其控制之下。因此,它应对未能发货的责任。

根据《海商法》第71条,如提单中所述交付给代理人的货物,或按照指示员的指示交付的货物,或交付给提单持有人的货物构成承运人的货物。交货保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规定,如果承运人违反法律并且未能按正本提单交付货物并损害提单正本提单的权利,则原提单的持有人可以要求承运人承担损失的民事责任。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原告作为托运人和正本提单的持有人,有权要求承运人承担因向原告交付货物而造成的损失的责任,而无需原始提单。提单。

3.如何确定赔偿范围

《海商法》第55条第1款和第2款规定,货物损失赔偿金额应根据货物的实际价值计算;货物的实际价值应按照装运时货物的价值加上保险和运费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条规定,由于货物在没有正本提单的情况下交付,承运人不应赔偿原提单持有人的损失,并应根据货物的价值计算。在发货时和运费和保险费。在这种情况下,货物的交易方式是CNF Jeddah,这是货物装载时的价值加运费价格,不包括保险费。根据原告提交的装箱单,发票和报关单,可以确认报关单中记载的价值是所涉货物的价值,共计67,320美元。原告声称被告应赔偿部分货物的损失,法院支持该货物。

关于原告索赔的利息。利益损失是由被告违约造成的,损失与被告违约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根据[1x1A8B]第113条第1款,“该缔约方未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未得到履行。如果同意给另一方造成损失,损害赔偿金额应相当于违约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合同预见。合同订立时可能预见或应预见到的情况。原告赔偿的规定,原告的赔偿利益在本案的赔偿范围内。原告称,自2017年7月20日起,根据同期中国人民银行美元存款利率的计算,被告认为计算标准不明确。鉴于中国人民银行未发布同期美元存款利率标准,法院判定人民币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本贷款利率的计算。因此,被告应赔偿原告上述货物损失63,320美元。 2017年7月20日起,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与本判决确定的付款期限相同。

总之,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原告持有所有相关货物的全套正本提单。如果被告未能按正本提单交付货物,原告应对原告负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2,55,71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107条,第113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条,第6条和[0x9A8B条]第90条和第108条,判决如下:

1.被告Pantai Transportation Co.Ltd。赔偿原告青岛东泰花生制品有限公司的货物损失价值63,320美元;

2,被告Pantai Transportation Co.Ltd。根据人民币的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自2017年7月20日起向原告青岛东泰花生制品有限公司支付了上述款项的利息。中国银行与本判决确定的付款日期同期。停止;

3.驳回原告青岛东泰花生制品有限公司的其他索赔。

判决宣判后,双方均未提起上诉,判决具有法律效力。

03

评价

本案是由承运人在没有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在外国货物目的港交付货物引起的争议。提单说明目的港是沙特阿拉伯,原因是中国卖方与沙特阿拉伯一带一路成员买方之间的国际货物销售纠纷。通过这种情况,对卖方和承运人的启示是,无论提单如何记录,只有原始提单被保留并且货物在正本提单上交付时才能免除法律风险。该案件有以下焦点问题。

首先,托运人的身份证明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无正本提单交付货物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托运人法规第42条借鉴了第1条第3款中托运人的定义。这两名托运人被定义为合同托运人和实际托运人。合同托运人是与承运人订立运输合同的人,交付的托运人是实际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的人。在本案中,只要卖方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卖方就可以被视为合法托运人,即交货的托运人,并且无需上传身份证明。提单上的托运人。在本案中托运人的情况下,记录为“青岛东泰花生制品有限公司代表SULEYMAN GIDA TEKS.VE SA N. URN.TIC.TD.STI”,即原告部门SULEYMAN GIDA TEKS.VE SA N. URN.TIC提单中指明的托运人.TD.STI的代理人应为代理人SULEYMAN GIDA TEKS.VE SA N. URN.TIC.TD.STI,而不是原告。但是,原告持有一整套正本提单,这是所涉货物的生产单位和出口单位,并实际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它仍然可以被认定为交货托运人,承运人仍应承担负担。原始提单承担货物的责任。其原因在于,由于各种原因,例如贸易地位的不平等和中间人的存在,国内卖家经常不得不放弃在提单中记录自己作为托运人的权利。放弃权力只是由于贸易地位薄弱造成的。但是,在运输实践中,通常认为国内卖方在将货物交付给承运人后成为交货托运人,承运人必须在销售合同中向卖方签发提单,即实际的托运人。实际托运人,即销售合同中的卖方,将提单交付给开立信用证的银行,提单上附有所有权凭证的功能。银行付款后,提单在销售合同中转发给买方,提单在目的港。从承运商处取货。整个过程是实际托运人通过控制提单来协商货物付款的过程。前提是法律规定的承运人必须在原始提单上交付货物,以便外国买方在没有正本提单的情况下不能提货。提单中指明的托运人允许承运人向实际托运人签发提单。这将提单与作为销售合同卖方的实际托运人的财产权等同起来。因此,虽然实际托运人在提单上没有托运人的身份,但它只表明他无权处置提单和背书提单,但享有该提单的法律地位。实际托运人依法授予并在正本提单上向承运人索赔货物。是的。一旦承运人将货物交付给非正本提单的持有人,则应对未在没有正本提单的情况下交付货物承担责任。这也是通过指定实际托运人的设置来保护国内卖方免于收到付款的立法意图。

2.是否分发了货物放行的举证责任?

对于单一分配争议的情况,原告(提单持有人)合法地持有全套正本提单作为拥有上诉权的先决条件,这已在实践中形成了共识。海事审判。但是,如果原告只持有一整套正本提单,则无法证明货物已在目的港卸下,因为不排除货物在中间丢失,留在卸货港,可能因外贸纠纷退还。此时,承运人的行为与被告的责任不同,作为原告的提单的理由和理由不同。因此,法官确定货物已被释放的事实对于此类案件的审判至关重要。

在这方面,通常会确定以下两种方法:(1)货物的买方,卸货港的码头经营人或卸货港的承运人代理人出具证明该票据下的货物的证明书。提单已经发布。原告在获取这方面的证据方面遇到很大困难。首先,从国外获取证据的方式不仅困难,而且还需要公证认证。程序复杂,时间长,获取证据的成本太高。第二,在实践中,由于买方原始提单尚未从承运人处领取,表明两者之间存在密切的利益关系,而相关方通常不发证书。 (2)在提单持有人明确同意或默认交付货物的前提下,卸货港的法律允许在没有提单的情况下豁免货物,承运人承认书面或自我识别货物已被释放。在这种情况下,提单持有人无需证明货物已被释放,只需要证明并驳斥承运人的抗辩。

这种情况与上述两种情况不同。提单持有人在承运人的网站上提供集装箱流通信息。它知道案件中涉及的容器已经清空,并进入下一轮流通,以证明货物已经被释放。在当今的信息社会时代,海运承运人通常会有一个专门的网站,真正公布每条航线的船名,航线,每周航程和实际运营情况,以便托运人和其他货主能够准确地预订机票。积极招募商品,开发航运服务,提供服务平台。为此,提单持有人可以登录网站,输入相关的提单号和集装箱号(集装箱号是唯一的)等,以找出流通的容器涉及。在集装箱运输中,托运人与承运人之间达成的交付方式通常是“全集装箱运输”。责任期为CY/CY(现场到达),DOOR/DOOR(门到门),CY/DOOR(现场到门)。等待。根据上述协议,这意味着容器应使用密封件密封并在整个箱子中交付。如果发现集装箱已拆开包装或已经转移到卸货港,则在收货人提货之前,确认承运人已在目的港拆开包装。初步证明货物已经放行。但是,需要明确的是,它只能用作承运人无提单货物交付的初始证据的证据,并且不能直接得出承运人已实施货物交付行为的证据。提单。由于承运人正在目的港拆包,即违反“全集装箱交接”义务,除了执行无提单货物的交付外,还可能有其他原因,如目的港口海关强制处理箱内货物;或者货物到达之后,没有人长时间拿货,承运人将货物取出并存放在仓库中,以加快集装箱周转速度,减少经济损失。因此,由于承运人在没有单次装运的情况下实施货物交付,因此从集装箱拆除的结果不可避免。虽然拆包的事实不足以证明承运人已经实施了没有提单的货物交付行为,但它可以作为初步证据。此时,举证责任倒置的法律后果是举证责任从原告转移到承运人。为了证明由于货物的交付而没有打开包装箱,承运人必须提供证据证明货物仍在目的港或由于其他原因而无法归咎于承运人。例如,如果目的港的海关监管仓库出具货物存放证明,目的港的当地公证人应到承运人自己或租用的仓库进行货物公证。现场公证,或者港口海关应当办理货物。证据等等。需要明确的是,如果上述证据是在海外形成的,则必须经过相应的公证认证程序。如果承运人无法提供上述证据且无法证明货物仍在目的港并且仍在其控制之下,则可以认为承运人在没有提单的情况下实施了交货行为,并且对于没有提单的货物交付的责任,应承担责任。由于没有提供证据,确定已经进行了货物的放行,并且判定有赔偿责任。在法院作出裁决后,被告没有上诉,而是按照法院判决的数额履行了对原告的付款义务。

作者:青岛海事法院审判监控爱玲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