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挣钱太容易


  我的职业很崇高,免费替他人收取钱物,只是名字不大好听,圈外人都叫我贼!

  前几年,我的工作顺风顺水,业绩特别突出。那时的官员毫无忌惮,在敛财这件事上,没有任何底线。于是,他们成为我的VIP客户。

  有一天晚上,我去一个高档小区上夜班。

  那里住的都是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小区的名字寓意深刻,叫清水。

  清水小区的保安特别多,平时没谁敢去。

  那天很不走运,我前脚刚踏进一家的大门,后脚主人就回来了。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这家很有钱,全是实木家具,大床底下有足够的空间让我藏身。

  我毫不犹豫,一个燕子穿水,“哧溜”钻到了床底下。

  回来的是一对夫妻,听话音是东北人,在国土资源局上班。那时房地产特别火,国土资源局是个肥差。

  夫妻俩喝了酒,提着一皮包钱,一到家就大呼小叫,耍酒疯。

  男的说:“咱挣这么多钱咋花?”

  女的讲:“置房子置地呗。”

  男的又说:“那也花不完哪。”

  女的接过去:“那咱就拿钱当被子盖。”

,往天花板上扔。

  11680122-6e85b3db267ac9d8.png

  隔着床缝,我看到崭新的人民币从天上散开,刷刷往下飘。桌上、床上、柜子上、地上到处都是。

  夫妻俩一边扔,一边笑。

  男的说:“真他妈爽。”

  女的说:“爽!做梦都想不到,这辈子能有这么多钱。”

  男的可能喝了补酒,现在酒劲发作,精虫上脑,看着满地的钞票起了邪念:“今晚,咱俩就在钱上弄那啥?”

  女的撒娇:“弄啥呀?”

  男的“嘿嘿”笑着,一下扑到女的身上,在她脸上乱啃,一边啃一边说:“看我今天晚上怎么弄死你!”

  女的笑他:“钱越挣越多,可你那玩意儿越来越差了,时好时坏的,还想弄死我?现在你除了嘴硬,哪儿都不硬了。”

  男的不服气地说:“明天花钱找俩漂亮的小姐,弄给你看。”

  女的不乐意了,说:“你敢。”

  男的说:“有啥不敢。”

  女的说:“你有初一,我就有十五,你找我也找。”

  男的急了:“你敢!”

  俩人就这样吵闹起来。

  我在床底下憋了半天,越听越生气,“噌”地爬出来,对着夫妻俩说;“瞎嚷嚷啥呀?”

  那两口子一听,吓了一跳,怎么屋里藏着人?

  男的从女人身上滚下来,坐在床上问道:“你是干啥的,俺们两口子吵架你掺乎啥?”

  我说:“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看你整的啥事,刚挣俩糟钱,就盛不下你了是不?还花钱找俩漂亮的,你媳妇就不漂亮?!”

  我大义凛然,板着脸把脚边的钱往外踢。

  那男的听了这番话,小眼睛一眨,不吭声了。

  女的见来了撑腰的,马上来了精神:“这位大哥说的在理,男人有钱就变坏,一点不假。”说着,白了男人一眼。

  男的还没喝迷糊,问我:“你是干啥的,咋跑俺们家吵吵?”他怀疑地瞪着老婆。

  女的赶忙解释:“我不认识他。”

  男的说:“你不认识,我也不认识,那就怪了。”

  我说:“怪啥怪,我是个贼,跑你们家偷东西来了。咋滴吧。”

  两口子一听,脸色唰地白了。

  关键时刻,还是女的聪明,见我叉着腰,一脸杀气,知道惹不起。忙说:“偷啥偷,这不满屋都是钱嘛,你随便用手抓两把,抓多少都归你。”

  “真的?”我有点不相信。

  女的掐了男的一把,男的连忙说:“真的真的。”

  我高兴地把地上、桌上的钱敛起来,使劲张开手一抓,满满抓了两把,说:“谢谢啊!”然后拔腿往外走。

  走到外屋门口,冲屋里喊:“大哥,帮我开下防盗门。”

  那男撅着屁股跑出来,拧开锁得牢牢的门锁,点头哈腰地说:“兄弟走好,有空来坐。”

  我刚一出门,他就 “咣”地一声,把门关死了。

  今天真是遇到了好主顾,我高兴得手舞足蹈。

  走着走着,我突然有点后悔了。如果把钱整成一叠一叠的,夹到指缝里,那不是抓得更多?

  于是,我扭头回去叫门。

  我一手抓着一把钱,扯着嗓门大叫:“大哥大嫂,俺重新抓行不?

  那两个东北人“啪”地关上灯,任千呼万唤也不做声。”

  我只好悻悻地往回走。

  祸不单行,刚一走出单元门,就遇到两个保安。

  保安看我一手抓着一把钱,样子古怪,当时就把我送到了派出所。

  察警突击审讯:“说说吧,这钱,哪儿来的?”

  “我哥嫂送的。”

  “你哥嫂是谁?”

  “住在清水小区2单元301号。”

  再往下,察警无论问什么,我都疯狂保持沉默,因为我对那夫妻俩只知道这么多,再多的,真的一点也不知道了。

  派出所没办法,只能去清水小区我“哥嫂”那里调查。

  一见察警,那两口子心中有鬼,立时慌了,听明白来意之后,赶忙认下我这个弟弟,还偷偷打电话托人把我从派出所保了出来。

  看吧,当时挣钱,多容易!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