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赞赏”后悔 什么情况下可把钱要回?


?

检察日报

Wechat可以收回退款

专家表示,如果没有诱因,欺诈和其他行为,一旦得到赏识,读者无权要求奖励。

单鸽

如今,阅读微信公众号推送的文章逐渐成为许多人的习惯。当他们遇到“坠入爱河”的文章时,他们也可以通过“喜欢作者”来欣赏他们。但是,赞美之后,如果我后悔,我该怎么办?如果您发现文章的内容是虚构的并且您被欺骗了怎么办?这笔钱可以“退还”吗?对此,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赏识”应被定义为法律上的礼物行为

据了解,2015年3月,微信正式启动了“升值”功能。 2018年6月6日,“欣赏”功能从“欣赏”升级为“赞作者”。虽然名称已更改,但基本功能保持不变。通过“喜欢作者”的功能,读者可以欣赏到作者,从5元到200元不等,读者也可以自己设定欣赏量。

根据《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所谓的“欣赏”是指读者自愿捐赠原创文章以鼓励无偿行为。

如何在法律中界定“微信鉴赏”的行为?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张章认为,“欣赏”应该被定义为法律上的礼物行为。 关于礼品合同的规定,一般来说,崇拜者在做出欣赏行为时,主观上是自愿的,表达了他的真实意图。”欣赏“行为不构成一定的权利和义务。在他和受人尊敬的人之间,所以“欣赏”的行为应该被定义为给予法律的行为。“张力进一步分析说,这也意味着崇拜者和礼物合同中的钦佩者之间存在法律关系。

我们什么时候能收回微信“赞赏”的钱?

最近,网友李女士认为,微信公众账号上发表的文章是“虚构事实”,并向法院起诉公众号,要求退还她所欣赏的66元。

法院审理后,李女士的申诉被驳回。法院认为,李女士在文章发表后一个月内以“感激”的方式自愿向公众传达66元的信息。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李女士的礼物行为是她综合判断后的真实含义。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已经确立,并且已经产生了法律效力。同时,李女士与公共账户之间的礼品合同是一种不可偿还的单一服务合同,并不对公司施加任何义务。因此,公众号码不承担支付义务。公众号码及时发布后续文章以纠正和解释以前的内容,并且没有虚构事实的情况。总之,李女士不享有撤销合同的权利,也不得撤销礼品并要求收件人退还赞赏。

那么,在什么情况下微信会“欣赏”退还的钱?

关于任意撤销和限制礼品的规定,礼品可以在转让财产权之前撤销,并具有社会福利和救灾和扶贫等道德。除强制性礼品合同或公证礼品合同外。 “完成'升值'行为后的人的升值,即转让财产的权利,不能根据设保人的任意撤销权退还,”紧张的说。

“然而,由于合同中存在民事法律行为,鉴赏人可以要求退保人退款,”紧张状态说。

的规定,如果受让人严重侵犯了资优人或捐赠人的近亲,没有义务支持捐赠人,或者没有履行合同规定的义务,捐赠者可以取消礼物。

的规定,当事人有权要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因当时不公平的重大误解或者合同而变更或者撤销合同。合同的结论。 “在欺诈,胁迫或套利的情况下订立合同,使另一方违反真实含义的当事人,受害方也有权要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更改或者撤销该合同。“

“这意味着,如果鉴赏人发现作者有欺诈性读者或虚假营销,欺骗性欣赏等,则鉴赏人有权要求取消合同并要求作者回复鉴赏。”王希娟,律师在北京德和恒律师事务所说。

“重要的是要注意,举证责任需要由举重者承担。如果申诉人无法确认提交人的欺诈行为,则提交人无需退还赞赏。”王希娟说。

争议是否发生且平台是否负责

由于在微信平台上发布了公众号码的信息发布和欣赏者的欣赏,微信平台已经成为这类问题不可分割的主题。

“微信平台为感恩的人和受益者提供网络通信平台服务。”张力说,“感恩者与感恩者和微信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已经形成。”

记者了解到,在“喜欢作者”的作用下,读者可以直接欣赏原作者的作者。这部分钱,微信不参与抽奖。这是否意味着当欣赏者与受人尊敬的人之间存在争议时,微信平台可以“独立”?

张力认为,当出现争议时,微信平台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商,其法律责任的确立,应与案例分析相结合。

第2款的规定,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不知道用户使用其平台实施侵权行为,则有义务采取必要措施,如及时删除,在侵权人通知他之后屏蔽和禁止。否则,它被认为构成对侵权人的共同侵权,并且损害的扩大部分对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第3款的规定:“网络服务提供商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犯他人的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并承担与网络用户的共同责任。“

“该平台当然也有可能因违反合同的特殊合同义务而违反合同责任。”张力说。

“简而言之,如果该文章涉嫌欺诈,且鉴赏人与受益人之间存在争议,微信平台的责任可以基于适用的避险原则。”王希娟说,“如果微信可以证明它不是恶意的,及时采取措施防止伤害如果你继续扩大,你不应该追究责任,否则你应该对扩大损害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