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古籍整理出版贡献力量(文化脉动)


?

中华书店历史编辑的编辑。

东方人的照片

核心阅读

在中华书局,“ 80后”和“ 90后”编辑成为编辑部的主要力量。他们充分利用各种学术工具为古代书籍的编撰做出贡献

出色的,不懈的努力,编辑在“苦涩”中获得了很多乐趣

在中国出版界,中华书局(Zhonghua Book Company)成立于1912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名字”,说它“一百岁而且还很年轻”。尽管它因其悠久的历史而受到赞誉,但仍然充满生机,但这也是一个大真理,因为如今中华书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激怒了大梁。由于添加了新鲜血液,古老的书籍行业充满了青春。

“ 80年代后”成为修订学校“二十四史”的主要力量

在提到古代书籍时,人们通常会想到诸如匕首和蓝灯之类的词。看来它们必须埋在旧的纸堆中。以中华书局承办的“二十四史”和规模最大的古籍整理出版项目《清史稿》为例。参与编辑的专家主要是资深学者,并且当年的负责编辑大多不感到困惑。 1973年,北京的一些专家和编辑合影,24位照片收藏家中的许多人都是白发的。在学校的大师中,有顾介刚,白寿一,杨伯钧,何全,高恒,气功等200余名文学和历史学大师参加;编者也是临时的俊彦:宋云斌,赵守奇,付伟,程一中都是经验丰富,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级编辑。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学校的“二十四史”和《清史稿》以其卓越的品质赢得了国内外学者和读者的好评。它们仍然是学术研究中被引用最多的版本。

2006年,中华书局决定改写学校的《二十四史》。按照传统,历史编辑部愿意承担修订后的《二十四史》起点的大部分编辑工作,但与前任相比,该团队具有两个与以往不同的特色:第一,六位参与出版工作修订的编辑,最大的是1978年出生的,最小的是1993年出生的,主要力量是“ 80后”。第二,所有女性。同事们称他们为“妇女军”。

现任历史编辑部副主任胡伟,1987年出生。2011年加入中华书局。她戴着厚厚的近视镜,就像一个大学生,她的想法很明确。

“该学年的“二十四史”是该国200多名顶尖学者的汇集。在党和国家的支持下,它在20年内完成。如今,我们几乎不可能从科研和教学岗位上收集了完整的学校历史,与前辈相比,年轻一代的编辑仍处于教育的热潮中,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现代学者可以依靠几十年来文学史和历史的深刻积累,可以通过不断被掩盖的出土文献和国内外相关机构珍藏的珍贵版本以及各种学术数据库加以补充。编辑人员接受了学术和出版方面的系统培训,并在实践中有一套实践,我们正在不断完善现代古代书籍和法规,我们相信我们可以做好修改工作。”

熟练,严谨,卓越,已经渗透到编辑的血液中

“二十四史”在学术界和读者中的地位和影响是其他古代书籍所无法比拟的。因此,与普通古籍相比,修订后的《二十四史》修订本的编辑工作更加复杂和严格。除了正常的三审和三学制之外,修订还要求编辑者从作者的工作开始就进行干预。作者刚刚整理出一部分并将其交给编辑,进行编辑并检查稿件是否符合系统规范,并检查了学校记录。比例尺是否合适,然后编辑给作者提出修改建议。编辑者和作者之间的这种互动贯穿了手稿的整个修订过程,并重复了多次。有时有必要针对标点符号反复进行讨论。第一次审判后,主管将其交给高级编辑进行第二次审判,然后交给专家进行第三次审判。在正式开始编辑之前,将举行最终会议以完全解决一些更重要的问题。如果进展顺利,可以将手稿移交给编辑器,否则上述过程将不得不再次进行,直到问题解决为止。此后,手稿必须经过几轮校对。

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军曾修改过三本历史书籍,例如《隋书》,他曾感慨地说:“参加修订过程就等于重新接受专业的学术培训。”他甚至建议讨论有关更改的信息交换。两者均出于存档目的而打印。

高标准和严格要求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长期的古籍和缓慢的图书出版。学校的“二十四史”修订版于2006年发布。截止到目前,已经出版了《史记》 《旧五代史》 《新五代史》 《辽史》 《魏书》 《南齐书》 《宋书》。该系列的第八版《隋书》于今年3月刚刚发布。 13年中有8种书籍。如果将它们放在一般出版社中,则相关的编辑人员早已被“解雇”,而出版社可能已关闭很长时间。但是,对于中华书局来说,对学校的严格考核和卓越水平的提高已经“渗透到编辑的血液中”。以《史记》修订为例,修订工作历时7年。学校中有3400多个校样,处理文本涉及约3700个单词和约6000个标点符号。

李伟,生于1989年,目前负责《梁书》版本的编辑。在“二十四个历史”中,《梁书》的容量并不大,50容量约为30万个单词,但是即使如此,修订组织者在一卷中仅给出了1000多个修订。为方便阅读,李伟打印了学校的记录,数千张A4纸堆在桌子上,像小山一样。她的左手放在学校的旧版本《梁书》中,中间是计算机,右手是从左到右,从右到左,逐一修改学校编辑的草稿,已经看了半年多了。

尽管辛勤工作,但胡伟及其同事认为这项工作具有重要意义。她说:“现在有很多人在电视和网络上解释传播传统文化的作品,但解释性好,受欢迎度高,前提是要有一本可靠的书,否则很容易出错和误导读者。我们会做古籍整理是为您提供坚实而可靠的基础。”

故乡的感觉是中华书局的文化基因

中华书局编辑部副主任朱立峰是“ 70年代后”,已经在书店工作了14年。但实际上他是1978年出生的,比“女军”还大。尽管朱丽凤是历史专业,但他对佛教感兴趣,现在负责《中华大藏经续编》的编辑和出版。这本佛教经典共2亿个字。如果将目前从事古籍汇编和出版的中华书店的近30位编辑汇总在一起,请看这套佛经。根据每天最多20,000个单词的标准,每个人都不会整年都这样做,也不会做任何其他工作。需要一年的时间。而且,哲学编辑部只有两名编辑从事宗教文献的编辑和出版。一方面是繁重的工作,另一方面是稀疏的人力。怎么做?幸运的是,中华书局拥有一个用于古籍的数字平台。通过在全国范围内招募数百名志愿者参加校对和外部测试,工作进度大大加快。 “在我们和我们的前辈之间,这里也是一个不同的地方。今天,我们可以使用许多数字新技术来帮助我们做古籍。我们曾经能够做我们今天无法做的事情。今天,我们可以做到。”朱立峰说。

朱立峰还强调,尽管古籍整理工作非常艰辛,但也有很多乐趣。例如,他的一位作者非常迷恋这个版本。如果您听说某个地方有一个他还没有看过的版本,他将尽其所能去看。有时朱立峰说服他这个版本就足够了,不需要另一个非常稀有的副本了,虽然费劲,但作者仍然不遗余力地寻找。有一次,朱立峰向作者寄送样本书时,突然发现地址是地下室。 “他的条件是如此艰辛,对工作充满热情,尤其让我感动。”

因此,朱立峰和胡伟不喜欢“坐在板凳上”一词。朱立峰说:“这句话使我们感到很奇怪,但与其他行业没有什么不同。”胡玮说:“什么是'冷板凳'?世界上很多工作在短时间内看不到结果,但是一些基础研究甚至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也很重要。既然您选择了这个,行业,您必须意识到它的重要性。有了这种责任感,您就可以做到。此外,这种生活方式与您的理想相符,为什么冷呢?”

目前,学校“二十四史”的修订版只出版了1/3,距离所有人还有很长时间。就在今年,历史编辑部开始对标点符号《资治通鉴》进行修订。“压力真的很大!”胡笑着说。 “我们将最优秀的青年奉献给了修订学校的“二十四史”的工作。当工作完成时,我们一定已经到了中年。” >

中华书局一楼镌刻着创始人陆费逵的一段话:“我们希望国家社会进步,不能不希望教育进步;我们希望教育进步,不能不希望书业进步。我们书业虽是较小的行业,但是与国家社会的关系,却比任何行业为大。”

“这种家国情怀是中华书局的文化基因,代代相传,矢志不渝。”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说。

《人民日报》 ( 2019年10月05日 05 版)

(责编:白宇、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