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宏利基金:以价值投资为核心的投研体系建设


?

泰达宏利的投资实践证明,只有重视研究体系的建设和传承,我们才能坚持价值投资。

与“聚光灯”下备受关注的卖方研究相比,买方的研究团队低调得多。作为一个与一线实际操作直接相关的研究团队,买方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2019年第十三届卖家分析师水晶球奖”活动上,本报采访了TEDA宏利基金研究总监张勋。通过他的介绍,揭示了公共基金投资研究体系建设的逻辑和具体操作方法。

以价值投资为逻辑起点

在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2019年前三季度发布的《公募基金经理股票投资管理能力评价》报告中,TEDA宏利排名第13/108位;在海通证券的报告中,TEDA宏利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1/126。张勋认为,这一业绩与公司通过长期积累建立的成熟投资和研究体系密切相关。

毫不奇怪,价值投资是泰达宏利投资研究体系建设的起点,其逻辑非常清晰。以几乎所有机构的股票池为例,TEDA宏利拥有约180家核心投资银行和约400家关键投资银行。当然,这些个股是通过价值投资方法做出的选择,价值投资方法的基础是确定公司追求利润的价值。另一方面,不在股票池中的个别股票也被价值投资法排除在外,这种方法阻挡了操作系统的巨大不确定性,从而提前防范了基本风险。

这样,在价值投资的逻辑起点下,选择和排斥、追求收益和控制风险、寻求确定性和防止不确定性在逻辑上统一起来,形成一个自洽的系统。

价值投资必须重视研究。

与追求基于价值确定性的利益相比,处理不确定性和防范风险所面临的问题要复杂得多。

a股市场的风险来源之一是频繁的风格转换。如果操作遵循快速旋转的热点,则很容易陷入追上杀下的盲目状态。放弃对高度不确定性风格轮换的把握,高度确定性地专注于个股的基础研究,是TEDA宏利控风的一个关键点。

为了抑制短期交易,泰达宏利制定了几条规则。

第一个是T 3交易。周一买入的股票最早要到周四才能卖出。这样,基金经理在购买股票时就不会盲目追逐热点。

第二,行业配置和个股配置的偏离程度是有限制的。原则上,行业偏离度不能超过10%,以避免聚焦于短期热点行业。个股偏离不能超过6%。因为均衡配置是综合考虑风险收益率的必然选择。

第三,购买股票与基础研究确定的股票池高度相关,基金经理实际投资组合的50%来自核心投资池,70%-80%来自关键投资池。确保购买股票是通过研究而不是新闻来测试的。

简而言之,在系统的设计中,首先考虑风险,它可能在哪里损失,然后再考虑收益。通过从系统中减去,基金经理很难找到热点,也很难保持相对平静的心态。由于选择热门股票的自由度较低,虽然基金经理的工作年限相对较低,但泰达宏利基金在过去两年并未暴跳如雷。

张勋表示,泰达宏利的投资和研究风格可以概括为投资价值、风格稀释和均衡配置,能够把握的收益是基于公司的根本变化,而不是依赖宏观因素或风格因素。价值投资与市场风格、行业周期性和市场价值无关。价值投资唯一关心的是公司的价值创造。这种想法对研究的要求特别高。只有重视研究,重视研究体系的建设和传承,才能坚持价值投资。

评估的量化和对长期绩效的强调

围绕价值投资的投资和研究系统的特征也反映在投资和研究管理和评估中。

泰达宏利投资研究团队采用扁平化管理模式,在不断完善规则的前提下,更大程度上减少“内部损失”,共同决策,从而降低个人在投资决策系统中的权重和风险。同时,大多数基金经理都是由公司的研究人员提拔的,从而实现了零成本整合到公司的投资和研究文化中,提高了系统实施的效率。

在评估中,基于分工,基金经理和研究人员的评估重点分别是基金业绩(结果)和研究贡献(过程)。

基金经理的评价克服了“只有短期结果才是问题”的缺点。首先,排名评估从一年延长到三年,以鼓励长期投资。其次,排名、行业偏离和风险都是评估中的重要指标,是对风险和回报的综合绩效评估。最后,在淘汰机制中,除了投资业绩,研究人员还将充分考虑研究贡献并参与评分。

研究人员评估的重点是研究贡献。研究报告的数量和质量以及模拟组合的性能都是评估指标。研究人员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影响体重。这种设计使研究人员能够对自己的评估结果负责。此外,基金经理得分也占一定比例。

经过十多年的改进,TEDA宏利投资研究评估已经完全量化,评估标准和权重构成清晰明确,使得团队成员对团队和自身的评估完全清晰。同时,相互评估机制的引入也形成了共同决策的氛围。

买方研究更具可操作性

基于不同的定位,买卖双方的研究有很大的差异。张勋认为,卖家研究人员的贡献主要在于信息跟踪、机会挖掘和研究成果的推广和传播,其中信息和研究报告的推广和传播占据更重要的地位。如果信息爆炸时代的开发机会不能被分散,它基本上等于以前徒劳的研究。然而,卖方的一些研究人员并不擅长仅仅根据他们的影响来分配他们的研究点。目前,卖家研究人员的评价标准只有两个,一个是分数的分配,另一个是排名的选择。

买方研究人员的评估,如报告数量、建议的股价上涨和模拟投资组合表现,是定量的、可见的和清晰的。在市场面前,买方研究人员推荐股票的结果很容易被现实所检验。赚钱和赔钱是真正的钱,所以压力自然会更大。因此,买方研究员必须站在研究过程的第一线,以确保推荐股票的基本价值不来自道听途说。

根据调研报告,张勋认为买家调研报告注重变化和比较,目标价格明确,配置比例建议明确,跟踪频率高。

为了使投资具有可操作性,买方的研究应该更加实用。从分析到结论,报告应该更有利于决策,而不是混淆和迷惑基金经理的判断。相比之下,卖方的研究报告含糊不清。

一般来说,卖方研究者的评价功能是不确定的,而买方研究者的评价功能是相对确定的。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负责编辑:DF358)

滴滴:未在ofo融资中行使否决权 也没有拒绝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