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科学评价体系打破“五唯” 改变“千校一面”


?

标签专题:教育法规、职业教育法学位条例、杨志进、现代大学制度

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打破“五大限制”,改变“千里挑一”的局面

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集体审议高等教育执法检查报告的推荐

-本报记者朱宁宁

10月24日下午,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了高等教育执法检查报告。

在小组审议中,委员们认为,报告从六个方面总结了《高等教育法》的实施效果,指出了九个方面的薄弱环节和突出问题,提出了七个方面的监督建议,充分体现了《高等教育法》实施的整体效果,重点关注了《高等教育法》实施中的一些新问题和新挑战,提出了切实可行的监督建议。同时,结合当前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委员们对执法检查报告和存在的实际问题发表了意见。

适时修订《高等教育法》

报告第四部分“监督建议”第7项提出“适时修订《高等教育法》,完善高等教育法律法规”。在小组审议期间,许多成员就如何进一步完善报告中涉及的相关教育法律法规提出了具体建议。

“多年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迅速。《高等教育法》于1998年颁布。虽然已经修改了很多次,但有些内容还是落后了。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尽快开始修订《高等教育法》,并适时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为高等教育的发展提供更好的法律保障。”尹专员崔屹说。

周宏宇议员说,全国人大常委会非常重视教育法律法规的制定。在“十二五”期间,计划完成“六项修正案和五项法案”。“六项修正案”包括修订教育法、教师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和学位条例。“五大立法”包括制定《学校法》、《学前教育法》、《考试法》、《家庭教育法》和《终身学习法》。从该计划的实施情况来看,由于各种原因,“六项修正案和五项立法”中只有三项法律得到修正,三项法律没有得到修正,留下了职业教育法、教师法和学位条例。“建议尽快落实本次高级执法检查中提出的监督建议。今后几年教育法规的修订和制定最好有一个更具体的工作安排,以确保“十三五”期间包括的几部教育法的所有修订和制定都能够完成,从而确保教育改革、发展和创新都以法律为基础。”周宏宇说道。

“自20年前《高等教育法》颁布实施以来,有许多规定不符合实际情况。我们必须加快修订。”例如,邱勇议员指出,目前《高等教育法》第42条规定,高等院校应设立学术委员会并履行职责。然而,实际情况是大学有三个校级委员会,即学术委员会、教学委员会和学位委员会。他们不仅谈论学术委员会。

《高等教育法》实施20年来,对规范高等教育发展、促进依法办学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有些内容脱离实际,难以实施。还有一些规定不够明确,不足以在规范高等教育发展方面发挥良好作用。”许辉委员建议,在今后的法律修订中,应更多地考虑建立和完善现代大学制度,完善高等学校的内部治理结构,完善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教学研究等内容,以适应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特点和要求。

杨志金委员建议将“劳动”纳入教育政策,规定新时期教师的要求。同时,完善校企合作、产教结合的相关法律法规,从法律和政策层面明确双方的权利、责任和利益,提高企业积极性,有效深化产教结合。

李康建议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对执法检查中提出的关键问题进行专项调查。政府应在总结全面深化改革经验、找出正确问题的基础上,突出重点,完善相互联系、相互配套的高等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法律、政策和措施。

委员会成员吕世明建议在《高等教育法》的修订中增加条款,以加强高校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和改造,加快高校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和改造,保护残疾学生受教育的权利。此外,要加强对无障碍信息交流的监督检查,严格把关,严格执行。在制定和实施校园无障碍环境建设标准时,建议充分听取专业部门、代表特殊群体的人民团体和受众群体对无障碍标准化应用的建议,进一步制定强制性法规和详细要求,提供无障碍教育环境。

建立科学机制“打破五大规则”,《高等教育法》明确规定,高等教育应当服务和支持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从人才培养的中心地位和质量、学科和专业设置、师资队伍建设、大学办学自主权等方面保证高等教育和大学为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

在小组评议中,如何大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和世界标准的高等教育质量标准和评价体系,真正解决“只有成绩、只有深造、只有文凭、只有论文、只有帽子”的慢性病,成为成员们热烈讨论的焦点。

现行的高等学校和教师的学术评价、科研评估和人事晋升制度,还远远没有落实中央的“五个例外”,也远远没有符合管理高等教育和服务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法律彭局长李娟认为,面对新形势、新的国际国内环境、国家发展的新目标和高等教育的新要求,要加快高等教育改革和发展,提高高校真正的科研创新能力、人才培养质量,增强高校和教师为国家和地区发展服务的能力,就必须加快落实中央关于“突破五大限制”的指示。为了真正扩大和加强高等教育,保障大学改革和发展,增强大学真正的科研创新能力,有效保障大学为国家战略和经济社会发展服务的能力,必须实行符合高等教育办学规律的科学的大学和教师评价制度。

委员会成员杜玉波指出,虽然报告没有将质量标准和评价体系分离成一个单独的部分,但“人才培养”、“科研创新”、“服务国家战略需要”和“教师队伍建设”等方面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都集中在不科学的质量标准和不合理的评价体系上。他建议我们应该倡导一种强调师德、人才和学习、质量贡献的价值取向,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扭转功利主义倾向。

给予更多创新自主权

学科和专业的相似性导致了“千里挑一”的问题,这一直受到高等教育的批评。这份执法检查报告还谈到了高等教育的结构。

许贤明专员认为“千所学校”问题的根源在于我国高等教育的管理体制。因此,高等教育法的修订应着眼于解决这一问题。此外,要解决“千里挑一”的问题,还应调动大学的积极性,鼓励合格的大学创新办学模式。

”学科和专业不是任何学校想做的事情。教育部有一个目录,这个目录已经很多年没变了,全国都有一个统一的目录。有些人还得到社会组织的认可,没有这些认可,他们是不能被接纳的。根本原因是大学的投入没有法律保障。我认为这不利于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因为高等教育是教育体系金字塔的顶端,肩负着建设创新型大学和国家的重任。”杨震议员建议制定高等教育投资保障法,以确保建设创新型国家,并确保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水平。否则,投资缺口实在太大,不利于高等教育的发展。

郑功成专员是第一届公共行政教学委员会的成员。他发现委员会成立后所做的重要事情是为全国建立统一的核心课程,并编写统一的教材。统一核心课程的设置和垄断性统一教材的实施,实际上是学科专业相似和“千校一面”的根本原因。“这个问题可以完全解决。只要教学委员会的机制发生变化,它只是原则上的指导,充分尊重每所学校的自主权,设定专业的目的、方向和课程,并根据大学的特点推广其他优势。与中小学生的培养不同,情况会有所改善。”郑功成说。

[编辑:方家梁]

请保留此链接以便重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