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七成产品卖给“自家人” 安翰科技中止审核找退路?


原标题:超过70%的产品出售给“拥有”韩安科技,以停止审计并寻找退路?

上市公司依赖大客户并不是问题,但如果这个大客户属于自己的家庭,那应该是另一回事。

10月25日,韩安科技(武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韩安科技”)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暂停审计。该公司于3月22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申请,是首批收到申请的九家公司之一。

在同时被接受的企业中,瑞创微纳和白蓉科技早在7月22日就正式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但是,由于申请文件中记录的财务信息超过了有效期,韩安科技被上海证券交易所停牌。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韩安科技主动要求暂停审计。具体原因尚未透露。然而,时代商学院的分析师发现,韩安科技近70%的产品出售给与安农有着非同寻常关系的安农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农健康”)。

单一客户依赖显而易见

韩安科技成立于2009年12月9日。实际的控制者是宋鹏、肖国华、段晓东(美国段晓东)和王新红(美国王新红)。公司专注于消化道系统的健康,主要致力于“磁性胶囊胃镜系统”机器人的自主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

公司计划本次公开发行股票筹资12亿元,主要用于生产基地升级建设、大数据平台研发、营销网络建设和营运资金补充。

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至2018年,韩安科技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2亿元、1.43亿元和2.61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8.58%、82.87%和80.86%。虽然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比例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截至2018年底,韩安科技80%以上的营业收入仍来自大客户。

仔细观察其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构成,发现美国健康占据了主要贡献者的位置。报告期内,美国健康及其关联公司销售额分别为9317.29万元、1.27亿元和2.46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1.00%、73.50%和76.27%。

针对报告期内美国健康成为公司最大客户的原因,韩安科技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公司市场推广的重要渠道之一是体检市场,而国内体检市场主要由私人体检机构和公立医院体检机构组成。与公立医院的体检部门(各单位进行独立评估和采购)相比,私立体检机构通常由集团总部进行统一评估和采购,因此私立体检机构的营销效果更高。”

然而,根据韩安科技披露的最新财务数据,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来自美国的年度健康收入占56.34%,而非美国的年度健康收入大幅增加至43.66%,主要来自公立医院。这似乎与招股说明书中关于单个客户依赖它的原因的解释不一致。

10月29日,时代商学院致信韩安科技,询问公司收入波动的合理性。然而,另一方在公布时没有答复。

美年健康实际上是“股东”

招股说明书披露宁波龙胜第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宁波龙胜”)和上海中卫安建风险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中卫安建”)是韩安科技的股东。其中,宁波龙胜是韩安科技的第七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56%。中卫安建持有3.60%的股份,排名第12位。通过对股权渗透情况的面对面检查,发现两家公司都与美国健康的实际控股股东于荣有关联。

image.png

宁波龙胜的实际控股股东很普通。后者控制龙胜集团有限公司99%的股份,并拥有子公司宁波镇海龙胜百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荣在公司股东名单中上市,持股2%。

如果俞蓉与韩安科技第七大股东的关系是迂回的,那么他与中卫安建的关系就简单明了。

公开信息显示,俞荣控股新疆中卫股份投资有限公司,控制上海中卫安建风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新疆中卫股份投资有限公司是中卫安建的法定代表人。此外,于荣通过上海天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中卫安建12.9%的股份,并担任中卫安建的实际控制人。

image.png

这意味着美国的健康实际上与约翰的技术有关。此外,早在6月19日,接口新闻(Interface News)就报道了美年集团及其门店存在一个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甚至低于成本的疑似胶囊胃镜项目,在业界引起轰动。

上海证券交易所也在密切关注主要客户韩安科技。自4月4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第一轮询价至今,韩安科技已经经历了前后四轮询价。在这四次调查中,美国的健康相关问题一再被提出。

外界不知道该应用程序暂停审查的原因。然而,关联交易比例如此之高,如果约翰科技(John Technology)未能拿出实际证据证明两者之间的关系,上海证券交易所可能难以评估。

(责任编辑:DF134)

博白县可以吃草的土牛补贴价格